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波的博客

在行走的路上焕发出生命的光彩

 
 
 

日志

 
 

女生被投票赶走后自杀(转自腾讯新闻)  

2010-05-07 09:01:57|  分类: 智慧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记:看到这则消息,我想会让我们对民主管理多些思考,用生命为代价的悲剧甚至还不足以唤起很多人包括教育人的警醒的话,我很担心那些把此看成闹剧和笑料的教师们,时刻在不知不觉中扮演着冷面杀手的角色。

央视《新闻1+1》2010年5月6日播出“女中学生被赶出教室后自杀 校园冷暴力引发关注”,以下为节目内容实录:

主持人(李小萌):

欢迎来到《新闻1+1》。

最近有一个即将年满15岁的年轻的生命离开了,她的离开总让我想起一位叫做霍懋征的特级教师在生前最爱说的一句话,他说没有一个学生是教不好的,自己从教60年,没有丢下过一个学生。刚刚离开的这个少女,不管她的离开是自杀,还是意外的死亡,我想在她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她是觉得被自己的班级,被自己的老师丢下了。

(播放短片)

解说:

雷梦佳生命就此结束!爸、妈,对不起,你们的恩情来世再报!辉辉,来世再做好朋友!

这是那个15岁的女孩留下的最后的话,她的遗言就写在水渠岸边的石板上,尽管已经找不到痕迹,尽管人们转述的版本字句都各不相同,但还是固执地出现在每一篇媒体的报道中。

民主投票逼死花季少女的新闻传的沸沸扬扬,很多媒体跟进关注,各种论坛上网友的跟贴比比皆是,人们想弄明白,这个花季少女是谁?为什么会被逼死?花季少女又跟民主投票是什么关系?

付雁南(《中国青年报》记者):

我去的时候就是一个民主被误操作的一个很反讽的事情,可是当我采访完的时候,其实最打动我的就是,这是一个非常孤独的女孩。她的孤独是无所不在的,不管是她的生前还是她的死后,我从头到尾都体会到了这种孤独,可能这种孤独弥漫在她整个生命中间。

解说:

她叫雷梦佳,15岁,是河南洛阳孟津西霞院初级中学初一的学生,对于她的死亡,大多数的媒体都是这样的描述。“因为和同年级其他班另一个女同学打架,班主任周老师在4月7号组织全体同学投票,一道选择题,是留下来给雷梦佳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还是让家长将其带走,家庭教育一周?结果是,26个同学选择让她离开,12个同学选择再给她一次机会。之后这个15岁的女孩再也没有回到学校,三天后人们发现了她的尸体。

付雁南:

校园,从老师到学生,其实大家反应是一样的,觉得雷梦佳不可能自杀。我去之前曾经担心同学们会比较抗拒不愿意谈这件事情,但其实没有,因为他们觉得雷梦佳的死,跟他们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莫静清(《法治周末》记者):

有一些在镇上的村民,对周老师比较了解的人,会觉得曾经是周老师的学生,据他的反映,合并之前村里学校的老师是经常打人的,但是这个周老师从来都不会打人,所以他们也相信,这个学生他也相信,周老师的出发点肯定是好意。

记者:

现在事情过去一个月了,您家里现在是什么状况?

雷大生(雷梦佳的父亲):

什么都没干。

记者:

跟学校不会再有进一步沟通吗?

雷大生:

学校肯定不会再说啥,沟通啥。

记者:

校长也没有吗?

雷大生:

校长也没有,出事以后,校长跟父母现在根本都没有见过面。

记者:

有没有再具体了解过投票当时的情形呢?

雷大生:

没有,没有大体了解,现在提这些事也没有用了。

解说:

这位父亲拒绝了派出所、法医鉴定的要求,因为他认为,衣服、鞋都是完整的,没有尸体解剖的必要。在几方协调下,雷梦佳的家人获得了学校九万元的补偿,一直饱受指责的学校,校长李继伟也在坚持,雷梦佳肯定不是自杀,她只是想吓唬家长,没想到弄巧成拙,写到一半时被水冲走了。班主任周占强也被停了职,如今呆在家,媒体报导说,精神很不好。

付雁南:

他们在努力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如果说你说的影响,是对于这件事情的反思,那是没有的。

主持人:

父亲已经不再追究女儿离去的真相,而学校坚持说,她是意外死亡,而不是自杀。岩松在你看来,在这个事情当中,这个雷梦佳究竟是意外死亡还是自杀,是不是这个事情最关键的一点?

白岩松(评论员):

我想应该不是最关键的一点,如果要说我们是司法机构,也许应该去做一个更加确定的判断,但我们不是。我们只能去陈述一些过程,你比如说陈述的过程就是,她在投票之后哭着冲出了学校,在她母亲接她的时候就没有再找见。中间的时候也没有,起码到现在为止,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任何人再添加进其他的细节。另外在她的宿舍里头,包括据媒体报道,在石板上所写下这样一个近乎遗言的语言,我觉得在这个之间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所打断,所以这是一个似乎连续发生事情。

有的学校的人会去说,她可能是水突然涨起来了,那可能是一个意外,我们也只能好像面对这种意外了。

主持人:

另外舆论也在追究责任,是老师的责任,还是那些投票学生都有关系在里面,你觉得追究责任,现在又是不是一个关键问题?

白岩松:

其实你很难去追究责任,为什么呢?你能去追究这一个班里38名同学那26个写了走,让她走,他们还是孩子,也是初一的学生,而且这是在老师的,像安排一个作业,或者考试一样一个工作,我觉得倒是应该感谢那12个还写留的,因为从雷梦佳她过往一些事情来看,好像很不招很多人的喜欢,但是依然会有12个同学会去写留,剩下26个你也没法去谴责他们,不能去追究这些孩子责任。

老师“似乎”也采用了一个更加开明的方式,但是问题就在之前的时候,他也会有一些先列举了一些雷梦佳以往不好的情况,让大家做决定,老师也不会想到这个后果,还以为自己是一个改革,所以你也很难去追究他的责任。所以这个时候就变得更痛苦了,一个生命走完之后,甚至你都不知道该追究谁的责任。

主持人:

在这个时候我们去追究某一个人的责任,显然都会淡化这件事情带给我们的警示作用。先来回顾一下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播放短片)

解说:

究竟是什么让雷梦佳这个年仅15岁的女孩儿竟然选择了残酷的死亡,无论真相如何,4月7号那天的一场学生集体投票事件,都注定是个无法回避的重要原因。

付雁南:

老师对班里同学说,因为雷梦佳最近的表现,我们要对她做一个测评。

解说:

根据班上同学的回忆,那本该是一堂英语课,一开始班主任周占强要求雷梦佳走出教室,到走廊上回避一下。

付雁南:

然后就回顾一下,最近她做了些什么,包括她和一个男生喝酒,包括她跟同学打架,或者打同宿舍同学之类的,回顾完之后(说),我们要做一个民主测评,来决定雷梦佳的走与留,就让大家现场来做投票,就是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纸,写上走或者留,把这个票交上来。

解说:

投票结束后,38张从每个人作业本上撕下来大小不一的选票,被两名老师信任的同学收起来,拿到讲台上现场清点。之后周占强当众宣布结果,26张纸片上写着走,而只有12张纸片上写着留。

付雁南:

应该是她的同桌告诉她的,有了这样一场投票,她当时的表情非常平静,和周围同学玩了一会儿,然后又大笑,同学就说她的笑声是很经典的,很恐怖的那种笑声,可能非常豪放吧。过了一会儿,大家就没有再注意她了,然后有一个女生告诉我说,她看到她笑着笑着脸突然涨红,然后就有眼泪要流出来的样子。有一个同学回忆说,他上楼的时候看到雷梦佳哭着冲下楼去,然后她就不见了。

解说:

事后雷梦佳的同学们私下询问过彼此的投票内容,结果却发现,无论是看起来与她关系很好的男生,还是她曾经的好朋友,都悄悄地写下让她离开的选票。

付雁南:

她周围的人,包括同学,包括家长、老师,可能没有人理解她到底在想什么,大家都觉得这个人很奇怪,或者不想跟她交流,她成绩在班上排上12名,很多人跟我讲说,她的语文非常好,数学很差。

雷大生:

就说孩子性格外向,比较爱动,这个还子,我们不在家,她照顾她弟弟,做饭洗衣服,在家里很懂事,我要回来,她帮忙端水端饭。

解说:

这是一张雷梦佳的父母翻箱倒柜才找出的最新照片,对于这个看起来并不特别的女孩儿,曾经的中学校长叫她“惹事妖精”,老师对她很无奈,自己的亲弟弟在讲起她时都是一副害怕的表情,因为姐姐总打我。

付雁南:

她性格比正常女生再外放一点,她笑起来很大声,她走路特别昂首挺胸,而且手常常插在裤子里,她会有很多“干哥”,可能会给人一种,也是那种不太是好学生的感觉。

解说:

而记者也了解到,雷梦佳也是个有梦想的女孩儿。在笔记本扉页上,她用工整的笔迹写到,不能被别人看不起,旁边还有一句英文“I Can I Number one”。

付雁南:

她非常痛苦自己在班上没有朋友,然后别人都把她当异类,根本没有办法交流和聊天,她觉得这样呆着非常没意思,想退学。

解说:

今天在黄河渠边,雷梦佳曾经写下遗言的青石板上,几场大雨已经把孩子最后写下的文字冲洗的不留一点痕迹。虽然悲剧发生才短短一个月,而这里的人们记忆却似乎已经有些模糊了。

在西霞院中学,已经很少有人再主动提起雷梦佳。《中国青年报》记者付雁南在文章的最后写到,“想要找到一个怀念她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里没有人喜欢雷梦佳,何况现在她已经死了”。

字幕提示:

网友留言:

设身处地地想想,如果你的孩子是雷梦佳的同学,天天被她欺负,你怎么想?你怎么做?你去用爱感化她?

用自己生命去惩罚其他人的无知与冷漠,这个代价是不是太沉重了一点?

解说:

如今已经被停职的班主任周占强每天窝在家里,精神低落。面对记者的追问,她痛苦地摇了摇头,只说一句话,我为学生们真的操碎了心。

在他的记忆中,4月7号那或许只是一场决定雷梦佳短暂去留的投票。然而事实上,它似乎却成了一场判决雷梦佳生死的投票。

主持人:

在我们的想象当中,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自己同伴当中消失了,对于同伴来讲应该是一个触动很大的事情,但是我们发现记者在描述雷梦佳生前和死后的时候都用了孤独这个词。

白岩松:

尤其触动我的,或者说是我们所有人都该想想的事情是死后的孤独,因为人走后居然都没有一点怀念,也没有一点点惋惜,也没有一点点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一些什么,哪怕一点点回忆过去的温暖,没有。只会看到一些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这种死后的孤独可能是我们教育遗留下来一些问题,或者说正在制造一些问题。它有的时候呈现出来的可怕,我觉得不亚于一个孩子的离去。

主持人:

我们前面不是说,现在并不是一个追究某一个人责任的时候,究竟哪出了问题,因为这个事情当中我们看到了投票、民主,这些应该是中性,但是偏于正向的词出现在事情过程当中。

白岩松:

我甚至都想批评我们自己的编导,因为在前面的短片两次用了民主投票,我不认为民主和投票是可以连接在一起的。为什么?民主不意味着就是投票,而投票不意味着就是民主,甚至有的不合理的投票甚至是反民主的。

主持人:

按照我们的惯性来讲,大多数的意见应该是最终一个决定意见。

白岩松:

一共七个人,其中一个人是有钱人,剩下六个是没有钱人,现在突然给了他一个议程,分不分富裕人的钱,六个赞成一个反对,然后这个人钱被分了,你觉得这是民主投票吗?更不要说,民主有的时候好像少数服从多数,但是民主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少数人的权也要得到保护,我们当然会去期待,将来有一天一个就是全世界,一个就是全部,但是你会去看到在雷梦佳这个事件当中,一个就是一个,当群体不满意的时候,她是可以被抛离的,所以这是非常可怕的。

再说一句其实挺可怕的事情,好像大家说,是不是白岩松、李小萌你们在议论一个相对偏远一点一个学校里孩子命运,一个悲剧,不,我说这似乎是我们环境中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的一种东西,如果不加以制止,如果不加以提醒,如果不加以改进,我们都有可能是雷梦佳。

主持人: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看到一个新词叫做自主管理,而班主任也正是在这样一个模式之下去尝试,由同学们来决定雷梦佳的去留,那么自主管理究竟是怎样一个概念?我们来连线教育学者张熙女士,张女士,你好。

张熙(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你好。

主持人:

准确地来给自主管理一个定义?

张熙:

是这样的。学界里头一般指的自主管理是相对于传统式的、保姆式的管理来讲的。自主管理是希望班级里头的成员,通过自我的约束,自我的控制,自我发现问题来解决问题,那么通过这样一些步骤达到成长。

一般来讲,在自主管理里头,就会有学生要自定目标,要自定班规,要决定活动的形式,主持这样的活动,进行班干部轮换,等等这样一些活动。

最终的目标是达到育人,有的学者也很形象的把自主管理说了六个给予,给予学生地位,给予学生角色,给予学生能力,给予学生个性,给予学生权利和给予学生活动。以六个给予作为自主管理的特质。

主持人:

我们明确地说,由班主任老师主导这样一个投票决定学生去留的做法属不属于自主管理的内容呢?

张熙:

形式上很像,但是我认为实质上不是。从两点上来看,第一点是从认识上来看,整个学校的教育,最终的目的是育人,所有的学生都应该在集体的活动中达到个人发展,并不是说通过大多数人的利益来撇去了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或者牺牲掉了某些人获得了更大部分人的发展,这个不是学校教育最终目的,应该是每一个学生都得到发展,这是从认识上来讲。

从方法上来讲,它违背了咱们2002年颁布的《中小学心理健康指导纲要》里头一些原则要求,在这个原则要求里头有一些说,尊重群体,个别辅导,还有个别谈话等等这样一些方法要求。我认为它应该是不恰当的。

主持人:

从雷梦佳的同学碎片式的对她的回忆来看,雷梦佳可能是给老师的教育带来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像对这样的学生,该怎么样用正确的自主管理的方式来进行教育呢?

张熙:

实际上在初中阶段,这个阶段是学生发展的急速期,也有人叫做重塑期,在这个阶段,在心理学界一般把它划分为两大部分,初中生要有一个自我认识,还有一个人际关系的认识。在自我认识和人际关系这两个部分里头,都涉及到一些核心概念,这时候要尊重,要接纳,要以位易位,也就是说以对方的角色来想自己。

在这个场景下,班主任完全可以引导学生通过场景,通过角色的变换来讨论雷梦佳的优点、缺点,甚至可以用小组的方式对雷梦佳正式的提出来某一些建议,这样的方式可能对雷梦佳而言,她得到一种接纳,在团体中会发的发展。

主持人:

谢谢张女士的观点。岩松你看,自主管理应该说是一个进步管理方式,为什么到了现实当中就走了样?

白岩松:

这样的一个投票更像是自主决定对某个人的不管和不理。然后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刚才这位所长已经用了四个给予,或者说给予。但是你会发现,是要拿掉,在这个过程当中,是要把属于雷梦佳一些权利拿掉。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的时候会觉得,一个个体是不重要的,如果群体达成了一致的话,太可怕了。就像我刚才仅仅说了一句,希望有一天我们的教育也能够演变成每一个都是全世界,每一个都是全部,只有尊重每一个,才会有一种整体的成长。

我不知道一个小小的细节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初一的学生,刚才最近找到了一张照片,父母翻箱倒柜,是2008年照的,大约两年前,也就13岁,合影的五个人当中,只有她前面写了一个大大的“爱”字,其实在她的日记里也会看到一些东西,一个初一的学生,拥有无限种可能,但是对于老师来说,只有拥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爱。然后用爱去激活她无限种可能中好的那些东西,我自己去回忆,在我的成长当中也存在着叉路口,我应该一身冷汗,然后后怕,幸亏我遇到了爱我的老师,他们最后督促着我,包容了我的缺点,并且帮助我把缺点改掉之后,沿着还算不错的路去走了,难怪我的老师现在遇到我的时候,你可知道你当初等等,其实那个时候真想对老师说谢谢,但是换过来想,教育不就应该是这样。

主持人:

其实在班级教育当中,我们经常会碰到这样的情况,老师会让同学们,大多数的去孤立某一个学生,所谓的一种冷暴力的形式存在。

白岩松:

这是因为过去常有的一种说法,叫少数服从多数,少数服从多数跟牵扯到个人命运或其他东西,这可不是一个概念,少数服从多数是在某一个,比如说权利,或者说是要选什么什么人的时候可能会是这样。但是它慢慢变成我们血液里一种多数人的暴政,只要多数人是同意的都可以剥夺少数人的某种权利,权利如果一个人他该有的也是不该被剥夺的,所以从小的学校,一个偏远地方放大了去说的话,如何在社会的进步当中改变我们社会当中刚接受了一些新词,“民主”等等,然后大家还没弄明白的时候,就把它用走样了,非常可怕。

主持人:

另外这件事情我觉得特别提醒我们,人难免会下意识,或者无意识,不故意的作出伤害别人的事情。而这个界限我们怎么能够随时地注意到它,提醒自己。

白岩松:

我觉得一定要尽早的确立什么是不能干的,而不是什么是应该干的,什么是应该干的需要过程,而什么是不能干的必须尽早的建立起来,这是安全网。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