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波的博客

在行走的路上焕发出生命的光彩

 
 
 

日志

 
 

上海研修行之三  

2012-05-12 00:23:37|  分类: 考察培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听完课后,我默默在笔记本上记下了一个题目:《乞讨的老人,你讨去了什么》。

连续几天在上海碰到了乞讨的老人,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他们是如此的醒目,又是如此让人感觉沉重,不仅因为他们乞讨,还因为他们是年龄足够当我的长辈的老人。在这种场景中逐渐淡然甚至习以为常让我感觉心被刺痛。

我看到两位乞讨的老人,一次是昨天在朱家角的商铺过道上,一次是在去华师大上上课的路上。虽然短暂地相遇,却让我久久不能相忘。

在朱家角古镇的商铺小巷内,那位老人和周围衣着光鲜的形形色色行人游客相比反差强烈,他衣衫褴褛,还赤着脚。瘦弱的身躯和苍老的面容让人怜悯,灰白的头发凌乱和佝偻的身体仿佛诉说着生活的艰辛。他手里捧着一个杯状容器,里面零星地散落着几个硬币。遇到行人经过,就拦住那个比较狭小的巷道,一边喊着“可怜可怜吧”,一边伸手将那个杯子举在面前。有许多人不做声地避他而去。偶尔有人丢给他一个硬币,我经过时,不敢和他对视,掏出一个硬币放在他的杯子里,然后匆匆离开。当我在古镇游览一个多小时后,再原路返回,发现他还在原地乞讨,依然操弄着“可怜可怜吧”的话向路过的游客和行人乞讨,这次同行的很多同事告诉他,我们已经给过了,视而不见心安理得地径直走过去。我没有作声,默默走过去,心头还是泛起了一丝怀疑——这位可怜的乞讨者难道是把这个当作职业了吗?

另一位乞讨的老人是我在华东师大上午上完课后回宾馆时看到的,当时他就在华东师大西门口往北,枣园路和金沙江路交汇处不远的人行道上。不过他是趴在地上的,几乎全部变白的头发告诉人们他是一位老人,脏兮兮的衣服和低垂的头颅显示他很落魄。头一天看见他的时候,他正横着趴在人行横道上,右手伸出一个塑料杯,里面有零星的一二个硬币。狭窄的人行道只留下了二三十厘米的路,行人们纷纷从这个狭窄的通道上绕行过去。人们都对此习以为常了,目光几乎没有在他们身上停留。等到午休后我再赶往学校培训经过这个路口时,竟然发现,这位老人还是保持这个姿势趴在那里,但是竟然睡着里!

我在家乡的县城也见过不少的乞讨者,以老年人居多,他们很多面地展现了自己潦倒的一面,确实让人顿生恻隐之心的。但是最让我感觉震撼的是,在前几年在青岛栈桥看到的那些残疾人乞讨者。其中一位年轻的高位截瘫的年轻的残疾人,拿着乞讨的用具,用两手爬行到行人前乞讨,看到那残缺的躯体,让人震惊而恐怖。

我无法判断他们这些人那些是真正的不幸,那些是将乞讨作为牟利的手段。但是这些形形色色的乞讨者们,正在消费着人们的恻隐之心,公德心和扶危济困的善心。对于这些老人,如果家庭遭遇不幸,个人面临窘境时,上街乞讨只是其中一种不得以而为之的手段,但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民政部门难道就没有发现工作没有做细吗?如果说等到晚年老无所依,老无所养,怎能让公民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呢?如将乞讨作为一项创利的行业的话,那它就会让人们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度下降,对帮助改善弱势群体的热情逐渐丧失。

乞讨老人,你讨去了少量的金钱,但是却更让的人见识了弱势群体,并且让越来越多的人将其视为职业乞丐,不再相信募捐和救助困难户等救助手段的真实性,习以为常地漠视那些真正困难的人,我们的社会必将会变得冷酷无情、阴云密布。

乞讨老人,真心希望你能得到更多的帮助,也希望你能慢慢收起乞讨的钱,走到更好的天地去,不要讲这份伤痛和冷漠蔓延在更多人的面前。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