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波的博客

在行走的路上焕发出生命的光彩

 
 
 

日志

 
 

枣乡里的回忆  

2013-10-29 23:18:56|  分类: 生活百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置身于沾化县下洼镇的万亩枣林中,会忘却这是深秋的季节。因为连片的冬枣林中依然充斥着郁郁葱葱的深绿,在阳光的照耀下涂上了金黄的色彩。枝头那一串串黄绿相间的玛瑙似的鲜果是在提醒我们,这是他们孕育一年的骄傲。国庆节后正是冬枣收获的季节,我们一行人穿行在枣林中采摘,还禁不住忙里偷闲将几颗枣果塞进嘴里。咬下的第一口就感觉清脆爽口,甘甜生津。“百果王”看来绝非浪得虚名。

置身于示范园的枣林中,秋日的阳光煦暖入春,冬枣树并不魁伟,甚至有点羸弱。就连我们去瞻仰的“冬枣纪念碑”处那颗号称冬枣之王的冬枣树也算不上魁梧挺拔,虽然它已有三百多年的树龄,但身板较我在老家看到的铃枣树并不出众。可是它身体里却有一种神奇的能量,使它们所孕育出来的果实尤其清脆甘甜,食之难忘。

在靠近海边的盐碱地上,冬枣林一望无垠,尽管低矮而又单薄,还是奉献出让人见之则喜,食之则赞的仙果佳品。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甘甜的果品也会带来香甜的生活,让收获和希望伴随着下洼的人民更加富裕吉祥,收获美好的梦想。

毫无来由地,我竟想起了已经过世多年的姥娘。她是位慈祥而又勤劳的老人,也是单薄而憔悴的人,记得她的体重是七十多斤,缠着小脚。但是在秋收的麦场上,年过六十的姥娘,自己能独自扬场(将麦糠和麦粒混合物用簸箕迎风挥洒出去,麦糠吹走,剩下麦粒)二千多斤,让一些壮男劳力也为之赞叹。

姥娘虽然是一位单薄而矮小的农村妇女,却异常深明大义,脾气也异常刚烈。她有吸烟的习惯,有时候还能喝两盅酒。为人豪爽且大方。我的三位姨和一位舅舅和母亲一共五个姐妹,都是在她瘦弱而单薄的肩膀下拉扯起来的。我常常感慨,她的血脉中,该有多少坚强和劳碌蕴含其中。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姥爷和姥姥总是颇为体面地过着一种安乐的生活,全然没有儿女众多的压抑和狼狈。在村里一直属于中等偏上的富裕户,这和姥娘的勤劳能干息息相关。舅舅虽然最小,也没有受到溺爱,姥娘在管束舅舅第一个男孩时,疼爱有加,但一直教他通情理。记得一次表弟回去大哭,原来是和别人打元宝(用废旧作业纸和报纸叠成的三角和四角状的元宝,有反正,双方轮流打,把对方的打翻则赢得翻过的元宝)全部输光了,姥姥告诉他,要仗义输财。

不知什么时候,姥娘身体渐渐衰弱,也渐渐迷糊,乃至不能识别我们这些外孙和外孙女。终于在一个酷热的夏天她离我们而去。但她的音容笑貌,她的慈爱的眼眸还在眼前回荡。

在这个枣香芬芳的时节,冬枣已经成为我们的一份牵挂和记忆。而那棵传承下甘甜和芳香的冬枣树也正在欣慰地笑看自己的子女们愈加蓬勃和昂扬。但姥娘,是否也在看着她的子女们也有了自己的第二代,第三代,乃至四世同堂。那些眼巴巴地盼着她手中分发桃酥的小孩童如今也已经年近四十。可是,我却无法摘下一颗枣儿,塞到姥娘嘴里,喊“姥娘吃一个”了!

枣儿甘甜,却是在海边的盐碱地上生长;生活愈加甜蜜,也是因为我们先人早已将苦累饱尝。在秋日的动人风景中,收获定格成怀念,愿在远方的先人们,将美丽的梦想释放,让枣香愈加浓郁绵长。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