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波的博客

在行走的路上焕发出生命的光彩

 
 
 

日志

 
 

《阿长与山海经》赏析  

2017-04-03 11:14:28|  分类: 教学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长与山海经》赏析 《阿长与山海经》选自鲁迅先生的回忆性散文集《朝花夕拾》 ,也是 该书以写人为主的三篇散文中的一篇(另两篇为《藤野先生》和《范 爱农》。 )《藤野先生》记的是老师, 《范爱农》记的是朋友,而《阿长 与山海经》 记的则是儿时的保姆长妈妈——一个无名无姓、 年轻守寡、 淳朴善良、始终给儿时的鲁迅以深切关怀的农妇形象。

本文的题目就很值得深究,同是写人, 《藤野先生》和《范爱农》都 是以人名为题,本篇为何不以《阿长》为题?阿长在鲁迅家是个没名 没姓的女佣,不同身份的人对她有不同的称呼,鲁迅的祖母叫她“阿 长” ,鲁迅的母亲和“许多别的人” (实际上就是与母亲平辈的人)叫 她“长妈妈” ,而“我”平时叫她“阿妈” ,只有在憎恶她的时候才叫 她“阿长” 。其实到写作时,作者对长妈妈已经是满怀敬重和感激了, 为什么作者还要选择一个他憎恶时才叫的称呼放在题目中呢?作者 在文中写了长妈妈很多事,为什么独独选择一个《山海经》放在文题 中呢?这些问题将随着我们对文本的深入研究得到合理的解答。

本文是以“我”对长妈妈的感情变化为线索展开的,全文可分为四个 部分:

第一部分(1——2 小节)简介长妈妈。

这一部分主要介绍了不同人对长妈妈的称呼以及长妈妈名称的由来。 “我”的家庭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封建家庭,即使对一个保姆的称呼也 是长幼有别的,祖母最长,所以叫她“阿长” ,母亲与阿长平辈,依 着孩子称她为“长妈妈”“我”是晚辈,则亲昵地叫她“阿妈” , 。文 章第一句所谓的“已经说过”指的是作者已在《朝花夕拾》的首篇 《狗·猫·鼠》中提到过长妈妈,那是一个害死隐鼠而又以谎言欺骗 小主人的女工,给人的印象似乎并不太好。所以文章开篇,作者就在 不经意间暗示了曾经有过的对长妈妈的不满情绪。

接着作者在文章第二小节介绍了“长妈妈”称呼的由来, “长妈妈” 的称号原来是顶替了“我家”先前一个女工的绰号而来。这真让我们 感到她比孔乙己还要可悲,人们毕竟知道孔乙己还有个属于自己的 姓,而长妈妈连自己姓什么也不为人知,直至三十年后鲁迅写作本文 的时候仍不知长妈妈姓什名谁,可见长妈妈的地位是何等的卑微。鲁 迅曾说过,旧中国的妇女,数千年来没有争得做人的地位,她们“连 羊还不如” 。连姓名都被人忘却的长妈妈不正是千千万万旧中国农村 妇女的典型代表!

第二部分(3——12 小节)厌烦长妈妈。

这一部分又分两个层次:

第一层次(3——5 小节)写厌长妈妈。

这里作者主要选择

了几个典型事例写对长妈妈的讨厌, 一是厌长妈妈 罗嗦( “常喜欢切切察察”,甚至怀疑长妈妈在家中挑拨是非( ) “我的 家里一有些小风波, 不知怎的我总疑心和这 ‘切切察察’ 有些关系”; ) 二是厌长妈妈限制“我”的行动( “又不许我走动,拔一株草,翻一 块石头”;三是厌长妈妈睡觉占地( ) “睡觉时她又伸开两脚两手,在 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挤得我没有余地翻身”。这些事情完全是 ) 从小孩的角度写的,换一个角度也许就不能说她讨厌。 “常喜欢切切 察察”不是可以说明长妈妈并不是一个自我封闭的人吗?“不许我走 动”不是正表现了长妈妈对“我”的关心和负责吗?“睡觉时她又伸 开两脚两手,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是不是因为白天劳作太累 了?这不正说明了长妈妈的勤劳吗?

第二层次(6——12 小节)写烦长妈妈。

这一层次主要写烦长妈妈的许多“规矩”和“道理” ,重点写的是过 年的规矩。从压岁钱说到祝福语再到吃福橘,写得非常详尽。这些在 小时的“我”看来是太烦了,但在读者特别是外国读者看来,就要当 民俗来欣赏了。 鲁迅曾对日本友人增田涉说, 在他的 《朝花夕拾》 里, “有关中国风俗及琐事太多,不加注释恐怕不易了解” 。鲁迅这样对 中国特有的源远流长、神秘奇异的民风民俗的描写,使作品产生了特

有的魅力。

第三部分(13——29 小节)敬重长妈妈。

这是文章的主体部分,也分两个层次:

第一层次(13——18 小节)写因长妈妈具有“伟大的神力”而对长 妈妈产生“空前的敬意” 。

这第一次的敬意是由长妈妈讲“长毛”的故事引起的,故事的前半部 分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但因为“我”觉得这件事和“我”毫不相干, “我”并没感到可怕。但当长妈妈讲到她们一排女人脱了裤子,竟能 阻止“外面的大炮” “放不出来”时, “我” “不能不惊异”“不料她 , 还有这样伟大的神力”“从此对她就有了特别的敬意” , 。这是由“厌 烦”到“敬重”的第一次转折。

但这种敬意随着 “隐鼠事件” 的发生而逐渐谈薄甚至 “完全消失” 。 这里作者又一次提到“隐鼠事件” ,可见这件事在幼小的鲁迅心中印 象是非常深刻的。那么, “隐鼠事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据鲁迅 在《朝花夕拾》的开篇之作《狗·猫·鼠》中介绍说,隐鼠是鲁迅小 时侯非常喜欢的一种小老鼠,一天,他发现隐鼠不见了,长妈妈告诉 他, “隐鼠是昨天晚上被猫吃去了! ”于是, “我”就从此痛恨起猫来,

后来, “我”竟偶然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那隐鼠其实并非被猫所害,

倒是它缘着长妈妈的腿要爬上去,被她一脚踏死了。从此“我”就特 别记恨长妈妈,对长妈妈的所言所为也就特别厌烦。作者在写敬重长 妈妈的两个故事中间,再次穿插这个“隐鼠事件” ,一是为使文章顿 起波澜,二是与下文写敬重形成鲜明的对比。

第二层次(19——29 小节)写因长妈妈为“我”买来了渴慕已 久的《山海经》而对长妈妈发生“新的敬意” 。

这第二次敬意的缘由是远房祖叔对 《山海经》 的生动介绍, “人 那 面的兽,九头的蛇,三脚的鸟,生着翅膀的人,没有头而以两乳当作 眼睛的怪物……”对幼时的“我”该有多大的诱惑啊!就在“我”想 一睹为快时, 祖叔却不知这本书 “放在哪里了” 因为祖叔很 , “疏懒” , “我”又不好意思逼他去找;向别人询问,别人又“不肯真实地回答 我” ;想自己用压岁钱去买,书店离家又很远,即使去了,书店又关 着门;长妈妈来问《山海经》是怎么一回事, “我”虽对她说了,但 “我” “知道她并非学者” ,所以, “我”认为“说了也无益” 。可就在 “我”几乎完全无望的时候,长妈妈却给“我”买来了《山海经》 。 这一部分的蓄势是非常充足的,这就使得长妈妈《山海经》的到来不 同寻常。 “我”不仅“似乎遇着了一个霹雳,全体都震悚起来” ,而且 要满怀感激地说: “别人不肯做,或不能做的事,她却能够做成功。 ” 慨叹长妈妈“确有伟大的神力” 。如果说,前面写长妈妈脱裤子挡大

炮的“神力”不免含有难以全信的嘲讽之意的话,那么,这里用“确 有”来修饰“伟大的神力”就完完全全表达了“我”的感激和佩服之 情了。

由此可见, 《山海经》一事在“我”与长妈妈的交往中具有着极 其重要的意义, 它彻底颠覆了 “我” 原先对长妈妈的一切不好的印象, “我”终于由“厌”长妈妈、 “烦”长妈妈到“敬”长妈妈。发生这 种转变的根本原因就是《山海经》 ,现在,我们就不难理解作者为什 么要在众多事件中选择《山海经》与“阿长”一起放在文题中了。

第四部分(30——31 小节)哀悼长妈妈。

行文至此,作者对长妈妈的感激和敬重之情溢于言表,他终于不 自觉地用“阔气一点”的 “我的保姆”来称呼长妈妈了。接着用看 似平实的语言交代了三件事,一是长妈妈辞世已三十年了,说明时光 流逝之快; 二是表示自己对最敬重的长妈妈的姓名和经历至今仍然一 无所知,表达了一种深深的遗憾之情;三是从仅知道的长妈妈只有一 个过继的儿子,猜测长妈妈是个年青守寡的孤孀,表现了对长妈妈不 幸身世遭际的同情。

最后一小节,作者

用饱蘸感情的祈使句,改用第二人称,表达了对 长妈妈的由衷的祝愿: “仁厚黑暗的地母啊,愿在你怀里永安她的魂

灵! ”这里所说的“地母”有两层意思,一是指“坟墓” (因为它是“黑 暗”的) ,阿长在那里休息;二是指“大地母亲” (因为它是“仁厚” 的) 。在鲁迅的心目中,阿长与“地母”已经融为一体了,她的灵魂 已在那里“永安”了。文章以“仁厚黑暗的地母啊,愿在你怀里永安 她的魂灵”结束,表达了作者对长妈妈的深切怀念之情。它凝聚着鲁 迅对长妈妈的全部情思,寄托着鲁迅对善良人的衷心祝愿。这时的长 妈妈,不再粗俗,不再可笑,激荡在我们心中的只有深深的怀念。

这是一篇以写人为主的散文,作者按生活的本来面目,真实而亲切地 再现了鲁迅童年时与长妈妈相处的情景,刻画出一个真实、生动、鲜 活的普通劳动妇女——长妈妈的形象。她饶舌多事、不拘小节,有许 多繁文缛节,但为人诚恳、热情,有着淳朴、宽厚、善良、仁慈的美 德,文中表达了作者的深切怀念之情。其词恳切,其情真切,十分感 人。作者在人物刻画方面是颇见功力的,主要特点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善抓细节。写人物最怕把人物的鲜明性格淹没在一般性的叙述之 中,俗话说,于细微处见精神,写小说需要如此,写记人散文又何尝 不需如此呢?鲁迅就是善抓细节的高手,为了表现长妈妈爱罗嗦,爱 说闲话,作者写她“向人们低声絮说些什么事。还竖起第二个手指, 在空中上下摇动,或者点着对手或自己的鼻尖” 。为了表现长妈妈的 粗鲁和不拘小节,作者写她“一到夏天,睡觉时她又伸开两脚两手, 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 。有关“元旦”早晨的一段描写也十分

生动, “我”一醒就要坐起来, “她却立刻伸出臂膊,一把将我按住” , “我”惊异地看她时,只见她惶急地看着我。她又有所要求似的,摇 着“我”的肩。当“我”忽而记得了隔夜长妈妈的提醒喊“阿妈,恭 喜”时,她“于是十分喜欢似的,笑将起来,同时将一点冰冷的东西, 塞在我的嘴里” 。这些细节都传神地写出长妈妈对“我”的关心和祝 福。

二、详略有致。写人的散文既忌琐碎,又忌粗疏。鲁迅在写长妈妈时 就既有简笔,又有繁笔。第二部分写“厌”长妈妈时略写了她的罗嗦 和对“我”的管制,而详写了她的睡相;这一部分写“烦”长妈妈时 略写了长妈妈所教的生活中的一般 “道理” 而详写了过年的 , “规矩” ; 第三部分写“敬”长妈妈时,虽两件事都用了繁笔,但第二件“ 《山 海经》事件”写得更为详尽。由于详略得当,

文章就显得错落有致, 人物也显得血肉丰满。

三、欲扬先抑。这是本文构思上的一个重要特点。文章从一开始就表 达出作者对长妈妈的厌烦和不满, 厌她罗嗦, 厌她限制 “我” 的自由, 厌她睡相不好;烦她规矩太多,烦她道理太多。就在读者似乎感到长 妈妈一无是处时,作者笔锋一转,详细叙写了两件令他敬重的事。由 于前面“抑”得太多了,后面的“扬”就给人以奇峰突起的感觉,人 物形象霎时间就高大起来。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探究一下本文的题 目,看看作者有没有什么玄机在其中。 “阿长”是作者在憎恶长妈妈

时才这样叫的,因此, “阿长”代表的是作者在文章前半部分所表达 的情绪。 “山海经”事件是彻底改变“我”对长妈妈看法的重要事件, 也正因为有了“山海经”事件, “我”才真正由“厌烦”长妈妈变成 了“敬重”长妈妈。因此, “山海经”是敬重长妈妈的代表性事件, “山海经”代表的就是文章后半部分所表达的情绪。那么,本文题目 “阿长与山海经”是否隐含着“从‘厌烦’到‘敬重’ ”的意思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